网友小球

是傻瓜呀。
【为我喜欢的人创造虚拟的幸福而已】

【荷托】一些🥩

建设下🦅⚡aka啥比男子高中生组(褒义)

现代pa

是pwp请注意避雷!狠ooc请注意避雷!


既然做了就发一下吧 反正没人看也可以假装无事发生偷偷删除这样(。)


生而嗑冷cp我很抱歉 

【洛托爱】子嗣


反正就……一些三角…………

是gb+bl的官配三人请注意避雷 写得很奇怪很短因为只是想爽一下🥺

【洛托】

有💜🔥⚡三角提及注意避雷!!

有一点子车


建设一下 

我脑子里的齐司礼梦文be like:

我还是有钱逃婚大小姐但没有去别家旗下当设计师而是自己开公司,齐司礼也还是狐妖,以前是有名设计师(没公开露脸且用的艺名进行设计)在过去了几十年后的现在转行成为模特,我和老婆的缘分就此开始。

本来因为记忆被封印的缘故齐司礼认不出我就是前前前世的那个她,可随着退化封印也弱了,他顺理成章拾回自己的记忆。和我坦白是之后的事,再这之后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要是他早点想起来就好了(老婆没事的你不会死的55)

齐司礼因为退化的原因变得不爱动弹,冬天的时候甚至不自觉会变成狐狸团在地暖上垫上一个垫子睡觉。他很容易脸红,说我调戏他的样子和千百年前截然不同。他说那时候他是大将军,我是富商家的小姐。我会和他赏雪煮茶观云看花。我说好好好打断他跑到床另一边钻到他臂弯里摸他的尾巴。

我岂止不想听,我还生气。我生气的是我第一眼就看中的心上人嘴巴里天天念叨的是别人家的姑娘,虽然那是前世的我。

我不开心就摸他尾巴和耳朵,毛茸茸就是世界上坠掉的!然后他就又脸红。我都分不清他是太白了所以一暖和脸就红了还是确实因为害羞。我摆弄他修长的手指,戳他的指关节,故意在他尾巴根撸来撸去的。他终于喝我,也有可能是在骂我,两条眉毛一横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他说我一个女孩子不要老动手动脚什么什么的,可我才不怕他,甚至得寸进尺,没脸没皮地要他亲我。

好了啦,我们其实已经亲过很多次。但是我怀疑齐司礼根本没和别人啵过嘴,我的舌头伸进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绷直了。然后我退出来说你要这样那样这样,但是下一次亲他他还是那样。

榆木脑袋一个。

有次我亲他亲到一半,他脸也红耳朵也红脖子也红。我突然想到我们还没确定关系就亲来亲去是不是不太合适啊!齐司礼这么个几千岁的老人家会不会觉得我好银荡!这可不行!

于是之后我也不亲他了,但是还是想摸摸耳朵和大尾巴这样子。我真的好想亲他,亲他的嘴他的脸他的耳朵尖,我爬起来摸他,他被我摁在床上,想左转右转都失败。他的白尾巴最近掉毛掉得愈发厉害,我用吸尘器全收集起来戳了个小毛毡——一个九尾小狐狸,给他看问像不像他。那时候我心里想这可怎么办,再撸毛真的没了怎么办?可恶啊难道上天要把我这个爱好也剥夺么呜呜!

我肉眼可见地“萎”了,在我身下咬着嘴唇的齐司礼若有所感,尾巴尖扫了扫我的胳膊,好像在说没事哒它很喜欢被摸摸哦。

哎齐司礼,没有你的善解人意我该怎么办。

齐司礼其实不善解人意,他甚至可以说是惹人生气。跟个刺球一样,嘴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但我就当养了一只脾气不太好的猫,随他怎么骂我我也笑嘻嘻乐呵呵。

更何况齐司礼简直是家有仙妻2.0,他会做饭给我吃 还会主动收集自己的毛团起来(你看我就知道他喜欢我做的那个毛毡!)

嗯齐司礼,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跟你告白么?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答应。你看你的毛都没有之前漂亮蓬松了,现在它灰扑扑的,哪里像大狐狸的尾巴。你觉得你快死啦,你肯定不会答应我。

可是我好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名正言顺且不会被你骂地亲你。所以你快点醒过来吧齐司礼,没有你我一定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靠北我就知道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颗!!

龚俊见他眉梢眼角都快活地往上挑,嘴抿着笑,整个人像是被灌满蜂蜜的陶土罐,立马起了逗他的心思。

张老师,你说你这么喜欢小孩子,就不后悔和我在一起了啊?

张哲瀚还沉浸在软乎乎小手的触感里,飘飘忽忽被这句话砸下云端。他眼神迷茫一瞬,缓慢地眨了下他漂亮的杏眼。

然后回过神来。

俊俊,你怎么这样想?

这便有点撒着娇埋怨他的意思。可龚俊明明白白从他眼睛里看到一秒的挣扎。

但张哲瀚淡淡的,又说:有小孩当然好,但是小孩又不是我的东西,不能去商店里买到,也不能从别人那里抢过来。

张哲瀚自己也不知道他那份对于孩童的莫名其妙的喜爱源于何处,或许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他这辈子体会不到的感觉——生儿育女。

是说从一个父亲的角度。可他也不认为就算自己像这世上大多男女一样结合生育,叫对方生下孩子来,他就能寸步不离,陪孩子度过一个欢乐童年,然后教导他处世,直到他死亡的那一天。

都三十岁的人,张哲瀚心里想的,龚俊摸得门清。

他姑且把那一秒的迟疑当作爱人与世俗偏见人伦纲常的交锋过招。然后张哲瀚穿过雾气缭绕的森林,踏着散落于松针软毯上的阳光站立在他面前,立着指头劈头盖脸笑骂。

俊俊,你是不是傻逼啊。

昂。他也不要脸,小狗头顺着人的肩膀一路下滑埋在胸上,抵靠着闷声回他。

龚俊,他娘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多重。

噢噢,龚俊把头点两下,心想张哲瀚好像真的把他当狗训。

王越 不会死在爱情里 不会死在生活待他不公施加给他的压力里 二十几年 没有什么东西给他耗了 一点一点榨得都是他从血管里淌出来的血

其实也无所谓 凌睿把他当个洞 他就是个洞 凌睿在床上惯不温柔的 下了床偶尔对他嘘寒问暖 端得是医者仁心 问他那边肿起来擦药膏没 今天中午吃得三素一荤不是 你哥那药我又给你带来几瓶 吧啦吧啦诸如此类 最终他们又滚到床上去 凌睿对他挺好的 因为王越想不出自己的脸和身体究竟哪里讨人喜欢了——要是能讨人喜欢 说不定他早就做那些发廊女会干的事 而不是等到今日才干 他愚笨得很 更不知道男人之间也可以干这档子事 全是凌睿教他的

后来他才知道 凌睿喜欢他与他爱而不得之人相似的五官 他喜欢的人叫张泯 是个总裁 出身比凌睿这种社会精英有过之而无不及

喔 张越一拍脑袋 这就明白过来 原来除了那个批 自己身上竟还真有别的地方能讨凌睿欢心呀

王越没想过死 因为王越不会死于爱情 你情我愿 他操自己 自己收钱 现在凌睿不要他 他便重新回去送外卖 除了凌睿朝他脖子上咬的齿痕留了好久以外 凌睿就像从没在他生命里出现过那样

但王越会死于人心的冷漠

实话说 王越已经好久没为自己痛过了 生活不允许他痛 他的生活就像一串点燃的炮仗 噼里啪啦 旁边还站着个王超一脸傻笑拍手的那种 停下来休息的那刻生命也便终止

但王越和凌睿的被打码床///照登在三流小报和公众号里的时候 王越还是痛了一下 就一下 他被泡得麻木的心脏在那一下之后密密匝匝疼起来 他抖得像筛子 小电驴滑倒在上海的梅雨季 膝盖和太阳穴都胀起来 他给凌睿发微信 说他疼 结果发出去的一瞬页面上只有个鲜红的感叹号

原来他真的会死 操//他//妈的世界 原来他不是跑外卖跑死的 而是在上海街头心碎致死

所以他死在夏天的数不清第几场雨里 王超在家等他回去做饭 但他等不到一个完整的王越了 王越的一部分死了 不过几日 剩下的一部分也会死去

野草的最后一支根也烧烬了

1198热度60评论拜拜 已经努力过了是没有缘分(?

并且我一向是不打算补的但是昨天有个妹妹评论得很可爱我就补了一下没想到就被pb了 以后也不会补了所以尽可能不要评论 挂了/求补 这样的字眼 谢谢大家嗷ttt